青花瓷色彩之美与民族审美的交融--书画--人民网 - 注册送白菜网

注册送白菜网

叶青

2018年08月10日08:40  来源:中国艺术报
 
原标题:栏目:钩沉

  青花牡丹纹梅瓶(元)

 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藏

  景德镇是元青花的生产地,但元青花中所体现出来的美学精神,却源自草原。景德镇塑造了元青花的物质形体,草原赋予元青花内在的气质与精神。这种气质融入景德镇陶瓷文化中,成为其中最具影响力的部分,并通过陶瓷融入中华文化,成为中华文化的符号之一。

  元青花开启了高温釉下彩绘瓷的时代,开启了中国陶瓷的辉煌时代。 “远看颜色近看花” ,实用美术中颜色的作用十分关键。对青花瓷的赞美首先是色彩之美。但有趣味的是,白、青二色在汉文化中本不是最有魅力的色彩,甚至曾是被人讨厌的颜色。

  先看白色。尽管白色也象征纯洁、洁净,但中原民间白色与丧事相关联,“素车白马” ,白色是重孝的服色。白还有卑下之意,平民也称“白衣” ,未入仕途的读书人为“白丁”“白衣寒士” 。再看青色。“青”在汉文化里象征春天与活力,是吉祥之色;但“青”作为服饰颜色也有贫寒卑下之意,如“青衫”“青衣”“青袍”等等。

  因此,以青与白装饰器物,形成青花的美学风格,并不是汉文化自然生长的结果,而是文化交融的结晶。毫无疑问,青花瓷的兴起,与草原文化关系密切。

  首先是白色受到重视。唐代白瓷崛起在陶瓷基础相对薄弱的北方,这是耐人寻味的。我们知道,当时北方政权的统治者大多是北方民族(或与北方民族有很深的血缘政治关系) ,而在北方草原文化里,白色是善的象征。白瓷的发展意义重大,为青花瓷提供了最理想的画底。接着是蓝白两色瓷的出现。

  关于西亚对于元青花的影响,学术界给予了很高的关注。最早用于青花瓷装饰的氧化钴料产自西亚。唐朝时这种颜料从西亚进入中国,在唐三彩中与其他色彩共同出现。唐代偶有蓝白两色的陶瓷器,但并没有成为主流。

  草原民族世世代代的生活环境影响着他们的审美观念。他们崇尚自然,热爱蓝天白云,蓝白两色对草原民族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在“苍狼白鹿”的传说中,白与蓝是蒙古先祖的颜色标记。蒙古草原民族对蓝白二色的崇尚是元青花兴起的必备条件。因为一个民族的好尚要为其他民族接受,政治的影响力是第一位的。事实上,正是在打通东西方文化的背景下,元朝的多民族融合、多宗教文化并存,互相影响、交流互融,使青花瓷受到高度重视,最终成为那个时代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业产品之一。关于蒙古族文化与元青花具体的关系,尚刚先生在《隋唐五代工艺美术史》 《元代工艺美术史》中多有论述,也有许多文物材料支撑这些观点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蒙元政权强力推进的青花瓷并未因王朝的更迭而失落。在明朝建立之后,青花瓷不仅没有消失,而且越来越丰富多彩。元代青花瓷主要供北方草原民族的统治者以及海外贸易的需要,而从明代开始,对青花之美的喜爱已成为人们共同的追求。明代以后景德镇民窑大量生产日用青花瓷具,这些青花瓷具的追捧者是中原的百姓。

  青花与传统文人的审美也是抵触的。明曹昭《格古要论》 :“近世有青花及五色花者,且俗甚。 ”文人喜欢更为素雅的瓷器。

  如玉,是中国文人深入骨髓的美学追求。儒家文化认为“夫玉者,君子比德焉。温润而泽,仁也” ( 《荀子》 ) 。玉的诸多品质与儒家倡导的品德相契合——所谓君子之德,乃是一种温柔敦厚、含蓄内敛的东方人格。赏玉、佩玉和用玉既是审美行为,也是陶冶性情、进德修身的方式。景德镇瓷最早受到关注,并得到宋真宗赐年号为镇名,正是由于当时生产的青白瓷“白如玉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磬” 。

  但,青花之美最终融入了文人的审美,成为雅俗共赏的中华文化的精华。明清以后,青花被重新定义为一种青翠优雅的色彩。更有一些文人从合于《易》的高度对青花进行阐释。清末文人龚鉽在吟咏青花瓷的颜色时,将青与白视为阴阳两仪的象征:“白釉青花一火成,花从釉里吐分明。可参造物先天妙,无极由来太极生。 ”更多的人将青花视为水墨之美的另一表现形式,而水墨写意正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妙所在。这无疑肯定了青花在审美上的高度。

  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青花瓷自身也经历了色彩由浓艳到清雅,纹样从繁复、细密到写意、空灵的变化。相信这其中既有材料的原因,更有文化的原因。元青花从草原走出,与多元文化交融、演变,形成了素雅清丽、明净单纯、简逸自然的青花瓷风格,并一直在我国陶瓷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无论是质量还是产量都是其他瓷器品种所无法比拟的。

  草原民族对于蓝天白云的热爱,借助权力的推动,逐步地改变了汉民族对色彩的好恶,甚至成为一种深植于汉民族文化中的影响后世的审美基因。青花瓷将来自草原的审美崇尚,融入中华审美体系之中,丰富了中华美学的内涵,成为中华文化的瑰宝。在景德镇所在的赣鄱地域乃至整个江南,与青花色彩风格相近的蓝花布是民间最为流行的服饰布料。这是一种十分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。

  其中的文化逻辑是:人们对颜色之美有着本能的感悟。青、白两色是大自然最慷慨的美的馈赠,本应受到喜爱;但由于社会审美风尚习惯的影响,人们往往会失去对色彩之美的天然感受,青花瓷借助草原政权的力量打破社会习俗,重新恢复了人们对这种颜色之美的感觉,重新发现了蓝与白对比的美。

  总之,中国是统一多民族国家,各个民族之间相互包容,相互渗透,共同繁荣,形成了多元化的灿烂的文化。青花瓷作为广泛流通的商品、贯通于各民族之间的桥梁和纽带,在多元文化的形成过程中,发挥了其重要的作用。它既是文化交流、互鉴的结晶,同时也充分体现了文化交流、互鉴的力量。(来源:中国艺术报)

(责编:赫英海、鲁婧)